王庆坨来自“王庆坨”的质疑:ofo是搅局者和欠款者? - 财经

2017-12-09 23:27 来源:tt娱乐

王庆坨来自“王庆坨”的质疑:ofo是搅局者和欠款者? - 财经

“具体来说,就是‘一看二讲’。

王庆坨来自“王庆坨”的质疑:ofo是搅局者和欠款者? - 财经

北京联盟频道摘要:在这些传统自行车生产商的眼中,ofo的形象充满矛盾和对立,ofo不仅砸下大单让他们赚钱,也拖欠了供应商的货款,同时以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还是单车行业的搅局者。----(北京联盟简略摘要到此结束,下面是正文内容。)正文开始>>>【国搜口碑转载】小黄车ofo格外牵动天津王庆坨单车厂家的神经。在这些传统自行车生产商的眼中,ofo的形象充满矛盾和对立,ofo不仅砸下大单让他们赚钱,也拖欠了供应商的货款,同时以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还是单车行业的搅局者。让王庆坨单车厂商爱恨交织的共享单车企业已经进入行业寒冬。摩拜和ofo何时合并的消息也屡屡被热议。12月7日,ofo传出将拿到1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但蚂蚁金服对哈罗单车的投资,则可能意味着共享单车战局还有两强合并之外的路可选。拖欠货款引来的麻烦12月5日,《华夏时报》采访人员到达王庆坨调查时,多家单车企业厂商反映ofo拖欠当地供应商的货款,而欠款周期据称长达半年。一家单车企业的副总经理告诉《华夏时报》采访人员:“我们行业为ofo做加工的组装厂都停了,ofo现在欠着加工厂的钱。”而另一家单车企业的销售负责人也对采访人员表示,据他了解,现在给ofo做的同行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拿到款。“现在ofo在好多大厂压了不少钱。做着做着资金就跟不上了。”这位销售负责人对采访人员透露,ofo与天津大型自行车厂富士达和飞鸽都签订了协议,富士达是全部自己做,飞鸽是外包出来做。“飞鸽将零部件调配好,让外包工厂组装,王庆坨这边应该是有一两个厂在给ofo做。”收不到钱的小黄车占据了供应商大量资金。有王庆坨的单车企业人士指着一辆共享单车给《华夏时报》采访人员算了一笔账,“车架55元,烤漆30元,免充气胎是50多元,车把30多元,锁、车筐、轮盘、车圈、轴皮加上组装的人工成本等,普通的车都要200多块钱,小黄车的成本最低价也要350元/辆。”不过,天津富士达集团乐骑有限公司CEO孙昊日前对《华夏时报》采访人员表示,目前共享单车企业的付款都在合同时效内完成,付款的时间基本都正常。据采访人员了解,富士达的共享单车客户有ofo、哈罗单车等。而近日富士达还跟蚂蚁金服一同参与了哈罗单车亿美元的D1轮融资。事实上,此前便有消息称,ofo从11月底开始暂停对供应商付款。而ofo和摩拜在11月底还传出因市场扩张成本高企,两家单车企业资金告急,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的消息。传闻还称,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而对上游单车厂商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两家公司随后都紧急发出声明,称用户押金退还顺利。有王庆坨的共享单车企业人士对《华夏时报》采访人员称,共享单车订单一般是先付一部分定金,发车打全款。但订单下的越大,与供应链厂家商定的账期一般就能越长。不过,针对这些生厂商的质疑,12月8日,ofo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采访人员回应称,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有序运转,一切正常。另一个身份:搅局者ofo的订单下得确实够大。一家早期曾给ofo做过车的单车企业老板对《华夏时报》采访人员称,其就做过一批ofo订单。“ofo一单就是10万辆,一个月交不了10万辆,它就不看你的工厂了,会认为你没这规模。”小黄车让王庆坨的单车企业们赚了不少快钱。上述企业老板对《华夏时报》采访人员表示,小黄车的配置都是指定的,要求严格,包括每个零部件的规格系数基本做的都是大的品牌零件商,所以价格压得比较低。他当时做的小黄车成本是289元,“我们给ofo做,一辆车就赚6块钱。但它单子下的大,10万辆就赚60万。

”而他做国外客户,一单最多才能赚一两万。

但在王庆坨单车企业的眼中,以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的另一身份,还是单车市场的搅局者。

据《华夏时报》采访人员了解,外贸出口、电动车以及自行车中售价更高的山地车等是王庆坨单车企业们在共享单车兴起前的主要生意。

有数据显示,王庆坨全镇纳税前30名的企业基本都主做出口产品,每年全镇出口自行车400多万辆。

但共享单车却挤压了传统自行车零售市场的空间。

“ofo把市场格局都搅乱了,花1元能骑一辆车,为什么还要去买?”上述单车企业的副总经理反问。

而上述单车企业的销售负责人也表示,它们现在主要做代理商的订单,但现在数条生产线闲置,原因之一就是共享单车对经销商的冲击太大。

12月5日,《华夏时报》采访人员来到位于京沪高速路边的昆泰自行车交易中心。

里面的铺面被汽配和物流公司所占据,没有一家做自行车生意的门店。

作为参照,共享单车在城市中的投放已经过度饱和,各地共享单车坟场频现。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此前发布的《共享单车行业就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国内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已经近1600万辆。

但必须看到的事实是,在共享单车的订单盛宴前,单车行业就处于萎缩状态。

工信部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我国自行车制造业主要产品中,两轮脚踏自行车累计完成产量万辆,累计同比下降5%。

而根据王庆坨镇政府的统计,2016年该镇自行车、电动车产量共计1500万辆。

谁能吞下谁值得注意的是,ofo传闻中的供应商欠款情况或许将得到大幅改善。

12月7日,有消息称,ofo的F轮融资将于近日完成,而融资金额或将达到10亿美元,阿里巴巴或将继续参投。

12月8日,ofo上述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采访人员表示,对该消息不予置评。

这轮新融资此前便有痕迹。

外媒今年9月曾报道称,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曾在莫斯科的展示会上对媒体表示,公司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谈判,融资规模可能会超过10亿美元。

而在今年7月,ofo正在洽谈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也有传出。

消息当时称该轮融资的参投方包括软银、滴滴等。

滴滴目前以25%成为ofo第一大股东。

今年7月6日,ofo刚完成了7亿美元的E轮融资。

而另一家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在它之前宣布完成了6亿美元的E轮融资。

事实上,随着共享单车二三线梯队的逐步倒下,摩拜和ofo两家共享单车第一梯队厂商谁来合并谁,已经成为外界热议的焦点,但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日前刚表态,对于合并没有兴趣。

然而,共享单车背后资方的想法却不尽相同。

易观分析师王会娥对《华夏时报》采访人员分析称,共享单车已经进入下半场,整个行业从比拼规模转向比拼精细运营。

她认为,虽然ofo和摩拜的头部市场地位确定,但两方并没有实现真正盈利的问题,最终会走向合并,而节点取决于两家企业以及背后资方的博弈程度。

但或许外界认为的两强相争格局还有其他走向。

12月4日,被永安行(,-,-%)收购的哈罗单车宣布完成了亿美元的D1轮融资,参投方包括蚂蚁金服、威马、成为资本、富士达等多方资本力量。

而这也是阿里系资本在永安行、ofo外投资的第三家共享单车企业。

而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12月5日下午曾对媒体表示,知道腾讯希望将共享单车企业合并,但共享单车要有公益心态,不能为了垄断、为了早点收钱而做。

而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则在评论朋友圈一篇有关哈罗单车最新融资的文章时称,“(指共享单车)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中小股东被锁死。

”或许,共享单车从来就不是摩拜和ofo间的战争,而是背后资本对手的战争,或者根本就是腾讯和阿里间的战争?采访人员卢晓、于玉金来自“王庆坨”的质疑:ofo是搅局者和欠款者?。

(责任编辑:GD紧抱神秘男 )